预约电话:

137-3974-6352

微信号:18803216141
手机号:13739746352
在线QQ:2065600459
地址:石家庄 裕华区 建华大街 天海誉天下 A区7号楼一单元203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中国神话故事分析

编辑:石家庄心理咨询师 时间:2021-03-27 11:40 点击:


课程描述
体验和分析相结合
童话和神话是载体。通过故事分析达成:对心理学更深的了解;对个人内心的了解,促进自我成长。换句话说,课程不以神话讲解为主,而是通过故事来折射自己的内心世界。
从童话进入神话,自我探索之旅
童话涉及到个人无意识部分。神话涉及更深在的集体无意识。我们生命中有很多共性的东西,在神话中体现出来。从自我探索的角度讲,从童话分析到中国神话分析,是由浅入深的过程。随着持续的探索,向下走的越深入,向上发展的空间越大,越有可能达到自我实现的目标。这是开设童话神话分析的基本目的。
如何操作
*每分析一个故事,每个人先谈自己的感受,分享哪些人哪些事儿哪些情境打动了你。*大家充分分享交流,展开讨论。
*盛教授来分析、讲解核心议题。讲解侧重与大家相关的当下,跟童话神话结合起来,看问题发生的过程、根源以及发展的趋势。
带领者
盛秋鹏教授集心理学、哲学、佛学、道学、生命智慧与一身,中庸朴实温和有力的引领风格
中国神话分析五个板块
*创世初开  *英雄神话 *上善若水 *天上人间 *神怪传奇
回答:世界怎么来;
回答: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神话开讲啦
 
英雄神话
中国神话分析第二个阶段,涉及到英雄神话、上善若水两个板块。今天要分析英雄神话部分。
第一个神话《夸父追日》
 
 
讲故事(略)
分享感受和想法
1、夸父可怜之人,挺自不量力。目标不切合实际,把自己也搭上了。我觉得他不算是英雄,但这个故事归到英雄篇章里,肯定他有过人之处。想听盛老师讲什么原因把他归到英雄里。
2、觉得他脑子里缺根弦。知道了好多版本之后,知道他是炎帝的后人,而且故事里,他不光是能跑,还挺能打,是很厉害的人。再想到,他觉得自己这么厉害,看上了西河也算是可以吧。
3、阿布故事里讲,夸父逐日,最后化成一片桃林,死掉了。我就想这人干嘛,我看不懂。你们都说是英雄,我今天就想听听他英雄在哪儿了。
4、觉得他追日的过程中可能有他的乐趣。我觉得他不是驱赶黑暗,可能是恐惧黑暗。在黑暗中,那种恐惧是不想面对的,他可能让大家伙远离恐惧。我觉得他追日的动力在这儿。
5、夸父的目标就是太阳,不管对太阳是崇拜、驱逐、爱慕,还是与太阳竞争,目标非常明确。
6、夸父追日,为什么追太阳,说是驱逐黑暗,有说是追逐爱情,到底为什么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他就在享受奔跑追逐的过程。如果他的目标是太阳,最后就抓住了,却离开了太阳到大泽找水去了。给我的感觉就是,他追逐太阳就是为了追。
7、就没想追上,就是想作一下。
8、两点感受:一是不理智,但精神可嘉。二,如此大恩让我无以回报,恩太大了最后报就是把他杀死,杀死就没有总想报恩的感觉了。
9、小时候听故事觉得夸父是个大英雄,今天再想时,逻辑上困惑他的行为。这个人叫夸父,全能感的状态:我什么都能做,没有做不到的。正因为这样才有追赶太阳的想法,他做了这事情,要追到了,非常渴。一边是全能自恋,一边是匮乏感,这是对应的,有点分裂的状态。但依然觉得他是英雄。桃林我没明白,听听盛老师和大家的解读。
10、太阳就是爸爸,夸父逐日成了向往父亲、走父亲的路向前追赶的感觉。眼看追到了,又失败了,有种不敢超越的感觉。
11、我觉得这是夸父成长的过程,他会有向往,会有小心思,喜欢、爱慕、也许过程中又竞争、也许在追这个东西的时候,包装自己说是为天下的黎明百姓。如果这东西做到了就是刘邦式的英雄,要是没有做到就像项羽差不多。最后没把这些东西统合在一起,只是一门心思去做。
【盛教授精彩解析】
夸父追到太阳了。
神话故事里叫“入日”,而不是眼看就追到了。没有追上退下来这就是成功焦虑,恐惧成功。追上了意味着完成,完成的结局是死亡。极致的黑暗,是死亡;极致的光明,也是死亡。两头都是死,为了逃避极致的死去追求生,这生的结局就是死,这叫向死而生。欧文亚龙说,人不敢直视死亡,就像人不敢直视骄阳一样。直视骄阳讲的就是夸父,心理学家欧文亚龙就是一个夸父,是英雄。
什么叫英雄?英雄的心理定义是什么?
英雄一定是出自一个不可能的目标。我要完成一件事,这事不可能,但我非要去做,这就是英雄。这叫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知其不可为而强为,这里有个冲突,理智上是不可能的、是荒唐的,但(用**的话说)精神是可嘉的。实际上是讲了两个事物的对立。精神可嘉指的是什么?人的精神和理智是什么关系?精神是一种感性的存在,而理智是一个理性的存在。理性的东西和感性的东西之间有一个即连在一起又觉得没有连在一起的点,我就要突破这一点。这是所有英雄做的事情。他知道这个事儿不可为,但就是去做。这个“知道”是理性层面知道,但感性层面我就要做。所有的英雄身上都有这样的点,这个点构成了英雄心灵最深处的信念。这个信念如何产生?这种信念的产生不是推理的结果,不是那种理智的判断,通过推理得出什么结论,这个事儿是可行的所以我要去做,而我们多数人看见理智推理不可能就不去做;英雄不是这样,英雄是基于一种信念,而这个信念是从模模糊糊混混沌沌的感性中产生的,是没有逻辑的,但我就去做这件事,然后才有逻辑的过程。什么叫做英雄?如果从心理学上下个定义的话,英雄就是连接感性和理性,把感性和理性连接在一起,在做这件事情的那个人就叫英雄。
学员:我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我想做的事情,而是这件事儿是我应该做的。
盛教授:应该做是先有的框架,外在的理性的框架。而从你感性的生命当中生出一个念头,这叫信念。而这信,就是夸父他爹。所以信从哪儿来?从他的一种生命和生命互动的关系中来。后土生信,信生夸父。
信是怎么来的?
信从混沌的黑暗当中来。混沌的黑暗就是最初盘古被困于其中的状态,其实也是道的状态。道德经里讲,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这一段话讲信是从哪儿来的。信是从模模糊糊混混沌沌中来,也就是从原始焦虑中来的。拿一个个体来说,就是从一开始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模模糊糊的混沌状态中来的。一开始我不知道,说不清道不明,没法给他命名。慢慢的好像有种感觉,我就把这感觉说出来。这时候就有了第一个命名,第一个命名物就形成了。形成了物,越看物下面有精,其精甚真,这时候,我就信了这个物。按照夸父源于炎帝:伏羲生少禀,少禀生炎帝和黄帝,炎帝生炎居,炎居生节茎,节茎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生共工,共工生后土,后土生信,信生夸父。按照这样的世系表,一直到信,随着传承到信,就可以说,到确信的地方。当确信之后,就有个参照目标,这个目标就是信念,这是夸父内心深处的那个信念。夸父是从至暗中走出来的,一旦一代一代的走过来,走到父亲的时候,他父亲是个契约之神。契约之神就是:我只要写了契约,这个契约就有了力量。这个契约是什么?就是: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是什么就不是什么。就是信的意思。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从社会发展来看,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度已经完毕,到了信这个阶段就确信,确信什么?确信一种男权力量。于是,在这个信的基础上,就开始了这样一个行程,向着光明前进。这就是一个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他的精神发展的路线是向着这个方向走的。
夸父到底要追什么?
刚才你说太阳是父亲,其实到了太阳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了,你什么都看不见了。看不见就是没有了,在黑暗的时候也是什么都没有,你什么也看不见。我们的视觉只能看到从黑暗到光明(太阳)中间的地方,这叫可见光谱。然后红外线是黑暗,紫外线是光明。红外的黑暗我们是看不到的,紫外的光明我们也是看不到的,我们只能看到赤橙黄绿青蓝紫。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这叫现实世界,从黑暗到光明这样一个现实世界。现实世界的两端都是看不见,看不见就叫死亡。存在两种不同的死亡:黑暗——太阳。这种(黑暗)死亡被黑暗所吞没,精神动力学里讲这种动力是吞噬,就是完全没有我。这时候就逃,逃到这边(太阳),上西天了,上西天也是死。我们把这边(太阳)这种死亡叫做天堂,这种(黑暗)死亡叫做地狱。到这边(太阳)死掉的人叫做英雄。所有的文学作品中的,所有的悲剧里边都有个英雄。什么叫悲剧?悲剧就是一个英雄做一件事情,最后战死,到死的时候,还站在那儿,因为他要实现自己的信念。
夸父,他的父亲是信,也就是说,当道德经里的恍兮惚兮的状态到了信的时候,有了一个确定的父亲,这时候开始了一种父子之间关系的互动。孩子和父亲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关系?孔子说,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这是孔子在论语里讲的父子之间的关系。夸父追日的故事里,我估计夸父父亲死了,接下来三年内我还做一件事,做一件什么事儿?就是要以他为参照物,走父亲之路。这个父亲之路是太阳吗?不是太阳。夸父逐日,他怕黑暗追太阳,不愿意黑暗,把太阳拉住。他做什么呢?他是想把太阳拿过来吗?和太阳一起要变成太阳吗?不。他为什么怕黑暗?因为黑暗的时候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从这种死亡里边走出来是要出生。出生是个什么过程呢?我要看到多彩的世界,见种种色。金刚经里有一句话,住相布施,如人入暗,即无所见,不住相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他要见种种色,有了这个信,有了这个确定,这个信一定是在有相的基础上产生的,而这个相一定是跟明有关,就是跟看到有关。能看见才能有信,只有在明亮的情况下,才能见种种色,见到种种色才能有种种信。我看到这就是个杯子,我能很准确的把杯子拿起来,如果是在黑暗,没有灯光的、昏暗的、黑暗的情形下,我就不能确信这儿有个杯子。确信依赖于我看到,而在什么情况下能看到种种色?在明暗之间,有明有暗这种状态下。所有的生命都需要太阳,但是任何生命都不能直视太阳,凡是直视太阳的都得见光死。生命是在什么地方存在?是在阴阳之间。就像荷塘月色里讲的,月光是隔了薄雾照过来,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参差的倩影,这个斑驳的参差的倩影就活起来了。如果直接照下来,没有影子的话就没有生机。所以夸父是在逐日还是在逐因为日而有的影儿?值得探讨。
是逐日还是逐影?影子是什么?
《山海经.大荒北经》里讲:“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列子。汤问》中讲:“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景,其实就是影。这不是太阳的影子,太阳没有影子。太阳让万物都有了影,让夸父也有了影。这时候可以把影看成夸父内在的人格,荣格把这叫做影子人格。影子和人是什么关系?形影相随。如果说逐影不是逐日的话,他的行为就非常容易被理解了,故事就非常容易理解了。追着影子走,他一直要保持自己有影子的那种状态,就要保持跟太阳相对的位置。所以追着太阳走,总是能保持和自己的影子在一起。他的影子是谁呀?影子是他自己内心的一部分。这部分是什么?我们可以把他看成父亲。因为在这个家庭里有两个男人,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儿子,儿子把父亲作为自己的参照,当这个参照内化到内心的时候,这就成为他的一个影子。父亲在的时候,这个影子在,父子不在的时候,影子依然在。所以这个人孝不孝,父亲在的时候,你看他的志向是不是和父亲相一致,父亲没的时候,你看他是不是按照父亲的路在走,走三年,如果是,那么就是孝。其实夸父逐日在讲一个儿子和父亲之间的关系。逐影的意思就是逐父,逐父的意思就是沿着父亲的路在走。不管父亲是什么样的,你发现总离不开这个影子,儿子不自觉的都是在走父亲的路。这就是夸父逐日的故事。大家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但是对于我们每一个夸父来说,我们觉得重要的就是结果,就是那信念,我就要达到这个结果。正是这个结果,才给了我动力,让我不断去做。有的英雄留了个名,有没有名字的英雄,还有污名英雄。污名英雄,看起来在做着荒唐事,甚至是非常恶的事情,他可能为了实现自己的信念达到自己的信念,不惜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其中包括当炮灰,包括被人骂被人恨,最后我达到目标。
凡是成为英雄的人,第一点就是先有一个信念。信的确认是个关键的点,先有了信,然后才有了信的东西的延续,夸父是在延续。
 
意象分析
故事里的意象:太阳,大山,大河,蛇:两耳黄蛇,手里拿的两条蛇,手杖,桃林。
在精神分析里,蛇的意象往往是性的象征,象征男性生殖器。一开始夸父耳朵上挂着两条蛇,当耳坠用,叫两耳黄蛇。后来他又手持两条蛇。在逐日过程中蛇变成手杖。再后来把手杖丢了,夸父渴死累死了,身体化为山川,手杖变成桃林。
有一个版本说,他是给应龙杀死的。龙的意象:龙和蛇是什么样的关系?大龙小龙。我们说中华民族图腾是龙,这一定是父系氏族的图腾。而且龙生活在水里,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估计这个龙就是在北方那个大泽里生活,是一条青龙或者黑龙,等夸父想要去喝大泽水的时候,龙出来把他给打败了。
这个故事好像在讲小龙(蛇)怎么长大变成个大龙。换句话说,一个男孩怎么成为一个男人。小男孩耳朵上挂着两条黄蛇,这是在做什么?这是在告诉别人,你看我有小鸡鸡,这是对人说我也有。相当于俄狄浦斯期(性器期)的男孩有个特征性的行为,喜欢把小鸡鸡拿出来把玩。有一副广为流传的图:小男孩拉开裤衩,给小女孩看。这个男孩就处在性器期,这时候的男孩发现了自己的生殖器,挂耳朵上是亮出来让别人看到的。说“我也有”是什么意思?一定是见过别人的鸡鸡。见过谁?父亲的,父亲有我也有,这是小男孩向父亲认同的方式。这时候的小男孩,要让他感受好,这么跟他说:你要照顾好你妈妈。他觉得好像我是一个大人,我要照顾好妈妈。这时候他会有这样的行为:把胸一挺,“我来”。如果对他说:别乱跑,让妈妈帮你。他会不乐意。手持两条黄蛇的时候,他成长到青春期。青春期性欲增强,性欲的指向不太明确。拿着两条黄蛇用手把玩,通过手淫的方式解决性欲。拿手杖的时候成了成年人,荷尔蒙已经十足,这时候开始寻找他的另一半。所以夸父逐日,有说是夸父爱恋日母西河,去追求西河。这时候他已经有个明确的目标,要去那个地方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手杖变成桃林,意味着桃花、变成桃儿的意思。在所有水果中桃子和苹果具有原型的涵义。桃子像屁屁,也像乳房,像女性的性器官,所以桃林指向性,估计那一片桃林是人们谈情说爱的地方。如果按照蛇—手杖—桃林这样的顺序,前面是追的过程,桃林说明得到了。得到之后身体便化为龙,有的说他被应龙杀死了,有人说他是渴死的。他喝了河渭两条河流的水,河是什么?一般代表女性。这么说他得到了,就死了,这种死是升华,他就变成了龙、变成夸父山。
从蛇到龙的过程,是一个男人成长的过程,经历这几个阶段,从一个儿子变成父亲。我们每个男人成长过程中都要经历这几个阶段,换句话说每个男人的内心都是个夸父,需要走这个过程。
夸父是怎么做的?追日?还是追影?
不是一个人在那儿啥事也没有,突然说我要成为个男人。而是在一个关系里变成男人,也就是说一个人要成长为一个男人(或女人),必须有个参照标准,按照这个参照标准,效法、沿着参照物的轨迹往前走。一个男孩的成长一定是在与父亲的对比中成长起来的。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三个人是在这样的关系中产生的:有光源,有背景,有物象-中间的人,这个光源、背景和物象形成了三个实体,这三个实体通过影子来看到,影子把光源,背景,物象这三者的关系整合在一起。光源的位置角度不同,影子不同,物象的高矮胖瘦不同,影子不同,背景是平的还是凹凸的,影子也不同。所以这三个实体各种不同的状态,形成不同的影子,这个不同的影子可以看成和夸父生物学意义上的人形影不离的影子。光源从哪儿来的?光源是太阳,在天上,影子在地上,人是中间的物象。天地人三者的关系是:如果我们看天上的太阳时候,你看太阳的位置的时候看哪儿?把影子和物象的点连成一条线,这条线的延伸就是太阳。你不用看太阳,因为直视太阳眼睛就瞎了。所以孩子是在哪儿看到太阳?在地上看到太阳。如果我们把天上的太阳看成是父亲,大地看成是母亲,我们从哪儿看到的父亲?从母亲身上看到父亲。
夸父追日实际讲的是爸爸妈妈和我,天地人三者之间的关系。他们三个一体是通过影子来实现。太阳的影子一定是在地上,我们通过影子来测量天的高度,影子和物象之间的关系就知道天有多高。而天有多高指的父亲的志向,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就这个意思。逐日其实就是逐影,逐影一定是在三者之间关系中,天是天,人是人,地是地,三者没有合一,在这种情况下不断的追逐,等追到,影子就没了。入日以后,我成为了父亲,这时候影子就没了,我就不在父母我三者关系中纠缠了。这意味着结束,结束意味着我死亡,成为一个和天地人一体的状态。在追逐的过程中,一个是天,一个是地,这两者的作用都不可或缺。和天的关系,这叫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和地的关系,地势坤君子当厚德载物。这两种力量同时存在,中间这个人,才能渐渐成长起来,由小蛇变成大蛇,由大蛇变成龙。变成龙的那一刻才能没有影子,身体化为山,生殖器变成一片和性有关的邓林,人们开始在里边谈情说爱,开始夸父追日的故事。
女孩的成长道理是一样的,女孩看到的父亲也是在母亲身上,也只有在这样的关系中知道父母我三者之间的关系。孩子一定是主导者,你一动地面上肯定有不同的投影,别人只是一片镜子,照出我的影子而已。我们的动引起关系的改变。通过我的调整我的变化,母亲开始发生变化,你根据这样的变化越来越动,然后变成了夸父追日。
整理人:闫玉灿
 
 
下期预告:分析《精卫填海》
时间:每周三晚7-9点
收费:1600元/十次(网络1400元/十次)
详情请致电咨询:13739746352 18803216141
 
 
 
------分隔线----------------------------